顺水行舟

❀一起吧,英雄❀

【MHA|轰爆】倒吊者01

ABO  大概是一个特工paro

A轰×O咔

私设多√

※不知道架空到哪里去了但是反正是一个架空的架空

 

 

倒吊者01

 

西部之地,放眼望去不见一点绿意。烈日炙烤着地面,又有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卷起地上的黄沙,吹得漫天都是。

 

爆豪从远处走来,在长衣长裤的遮掩下,没人看得见他的手臂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上面还隐隐有血色映出。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走了多远的路。他的脸上虽然不见一丝疲惫,但衣服上的污渍和褶皱还是昭示了他一路跋涉。

 

黄沙亲昵的粘在爆豪的外套上,风把血腥味和其他什么气味带往远处,百多米之外已经有人闻见了弥漫在空气中辛辣味,呛得人直想打喷嚏,甚至熏红了一些人的眼眶。

 

爆豪却丝毫不在意,仍是自顾自的走着,一直到一家小酒馆的门口才停下脚步。他在门口打量了一会,似乎在思考是否应该进去消费口袋里为数不多的几个钢镚,放在口袋里的手也仿佛在不停摸索着那仅剩的几个硬币。

 

不稍片刻,刚刚那只摸索硬币的手又摸向自己的耳垂,仿佛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句“没有”后,还是推开了小酒馆的门,准备和自己最后的几个硬币说再见。

 

小酒馆不大,这个时间也挺冷清,门口的地方坐了一桌三个人,一人一杯啤酒,正胡天胡地的侃着。爆豪进屋后,他那丝毫不知收敛、到处乱窜的信息素弄得整个屋子都是,那一桌人立刻被呛得咳起来,停下交谈纷纷朝爆豪的方向射白眼。

 

除了这一桌三个人,窗边还有一桌。那桌上只有一个人,在爆豪刚一进门时此人就抬头看了爆豪一眼,之后又迅速的把头低回去,紧紧盯着手中的手机,手指也丝毫不示弱的快速滑动着屏幕,完全不顾面前那份只扒了两口的饭,酒也一口没动,与一个普通的网络成瘾者并无两样,此外他对爆豪释放出的信息素一点反应都没有。

 

爆豪像并没有发现这些小细节一样,径直走到了收银台,扔了几个硬币给店员:“两碗荞麦面。”

 

店员看了爆豪两眼,似乎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来酒馆只吃饭不喝酒的。但毕竟顾客就是上帝,店员也没多说什么就向后厨走了——原来这个小酒馆从里到外都只有一个店员,连厨师都需要本人上阵。

 

没一会点店员就送上了两碗荞麦面。爆豪在其中一碗上倒了一碟辣,稍微搅拌后就吃了起来。

 

身后那一桌三人聊天的声音格外大,明显议论的对象还是刚刚把信息素乱放的爆豪本人——

 

“现在Alpha怎么这么嚣张!

 

“有点信息素牛逼死了咯!”

 

“切,再嚣张再牛逼还不是找不到Omega……”

 

爆豪:……

 

爆豪回头皱眉紧紧盯着那桌人,那三人立即被吓得噤声,在无声的威压下咕咚咕咚几口喝完杯子里剩下的啤酒一起遛了。

 

“嘁……”

 

那三人一走,小酒馆内瞬间安静了下来。爆豪回过头来继续将没吃完的荞麦面往嘴里送,这碗够辣的荞麦面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事。此时此刻,这个小酒馆内只剩下爆豪和那个一直握着手机的客人,连唯一的店员都在爆豪埋头吃面时不知走去哪里了。

 

爆豪吃完一碗面就将碗筷搁下,似乎并没有动第二碗的打算。他喝了口茶,用余光瞥向另一位客人。

 

那人应该是收到了什么信息,他拎起一旁的包,压低帽檐匆匆站起身来想要离开,他桌上那份饭甚至还冒着热气,倒是杯里的酒已经喝完了。爆豪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只是似乎在不经意间又摸上了自己的耳垂。

 

那人匆匆走到门口,刚要打开门,正巧又有一个客人推门进来。新来的客人见路被堵着,轻声说了一句:“借过。”那人无法,只得往别上站一步。

 

错身而过时,那人朝后瞄了一眼新来的客人,却正巧看见了他滑落在额间的红白发丝。

 

那人蓦然一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推开门拔腿就要跑! 但是新来的客人动作比他更快,见他要跑,一脚就向那人踹去。那人就地一滚堪堪躲过,顺手摸起一把凳子朝着对方砸去,只是那红白发色的人稍稍偏过身就避过了飞旋而来的凳子,脚步停也不停的朝那人的方向追去。

 

凳子砸在其他桌子上发出的巨响倒是把刚刚不见人影的店员引来了。店员来时红白发色的人正抓住另一个人准备爬窗的男子,一把把他扔到另一边的墙上,那人爬起来要跑,红白发男子却又一脚踹来,那人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被生生踹飞砸在门上。

 

店员似乎被吓懵了,这会才大声喊起来:“干嘛呢干嘛呢!再打我报警了……啊啊啊啊!”他这一声还没喊完,就看到那被踹倒的男子要从身后摸出什么来,店员仔细看了两眼,发现那竟然是把枪!

 

“小心小心!他有枪!他有枪!”

 

“操——”那人枪还没完全拔出来就已经被人喊破了,瞬间怒气大增,开枪就要乱射。他刚要扣动扳机,却有一发不知何处射来的子弹将他的小臂打了对穿。疼痛感还没传来,手上的枪已经掉了。

 

红白发的男子迅速勾起那把枪,欺身而上,将那人反身扭倒。

 

那人还不安分,连着那只被废掉的手也在拼命挣扎,还咬牙切齿道:“你是轰焦……”

 

这人一句话还未说完,就突然浑身瘫软,不带一点预警的晕了过去。

 

“刚刚那发子弹上有麻醉。”

 

是爆豪在回答,当然,刚刚那精确打中敌人的那一枪也是由他发出的。

 

轰焦冻朝爆豪的方向点了下头。爆豪懒得多说,独自走到酒馆外停着的车里抽出黑色工具箱。

 

爆豪重新回到酒馆时,轰刚刚把敌人的手机检查完。一如早就料到的那样,里面的记录早就被删除了。轰把一块白色的电子面板通过充电口接上手机,将信息传送到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地址去。

 

没一会,轰的通讯器就响了。

 

“绿谷,我把行动目标的手机数据都传给你了,你试着恢复一下通讯记录。”

 

通讯器对面那个被称作“绿谷”的人回道:“我已经在做了……不过这手机里的安全系统有一点麻烦,可能不能马上就恢复好,需要点时间。”

 

爆豪一听那声音瞬间就知道是谁,挤开轰的身体,就着轰的手冲通讯器嚷道:“废久,这么点事都处理不了,我看你还是早点滚吧!”

 

那头绿谷早就习惯了爆豪这性格,笑了两声没接他的话:“小胜,这次任务还顺利吗?”

 

“废话,你这是在小看我们!区区一个废久……”

 

“好了爆豪,别闹了,”轰的声音又重新出现在了通讯器中,“爆豪帮我检查一下行动目标的包吧?”

 

“哈?你凭什么指挥我干着干那的,你个混蛋阴阳脸!”

 

“可是如果让爆豪和绿谷接洽的话只会吵个没完吧?”

 

“谁稀罕和废久吵啊!明明都是他自己的问题。”爆豪一边骂咧咧,但一边还是蹲下身去翻看检查那个包。

 

“轰君,已经恢复通讯记录了,但是这是一串密码,我得先破解他。”

 

“好,你先忙。”

 

轰先将通讯器挂断放在口袋里,他环视了一圈酒馆内,看到还瘫坐在地上、被他们遗忘良久的店员,准备走过去关心一下他。

 

“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今天造成的损失我们会全额赔偿的。”

 

“哦……哦哦……好……”这店员似乎仍然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说话的声音还是抖得,刚刚轰的话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有听懂还是只是单纯的应和回答。

 

“还是希望您不要把今天的事过多宣扬。”

 

“好……好……”

 

“喂!”那边的爆豪似乎不满意店员敷衍的态度,补充道:“你要是敢在外面乱说,下场可能就跟这个人一样。”爆豪说着,还把早就晕过去的行动目标的头扯起来,朝店员晃了晃。

 

店员这回是被爆豪吓得回过神来了,马上回答道:“是!是!我保证不乱说!”

 

处理完店员这里没过一会,轰的通讯器又响了:“轰君,密码已经破解了,被删除的通讯内容是‘带着东西到港口来’,我和欧鲁迈特刚刚一起分析了一下,认为这个‘港口’指的应该是星云港口。我已经把从你们现在的位置出发前往星云港口的最快通行路线发到你的通讯器上了。最后还请你和小胜仔细查看一下,讯息里的‘东西’到底是指什么东西。”

 

绿谷那里话音刚落,那边爆豪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喂,阴阳脸,你看这个。”

 

这是爆豪从目标人物随行的包里翻出来了,是一个黑色的立方体,上面什么标识都没有,也无法直接判断是什么材质,里面是否有什么其他东西。

 

轰和爆豪对视一眼,两人都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先走吧。”轰先打破了沉默。

 

“你吃午饭没?”

 

“……啊?”轰明显被爆豪这没头没尾的一句问的有点懵,竟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啧,我问你吃没吃午饭!”

 

“没……没有吃。”

 

“给你留了碗面,”爆豪手指了指桌上那份耸然不动的荞麦面,“我把这人关车上去,你吃完了赶紧出来。”

 

轰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说了句:“谢谢你,爆豪。”

 

 

 

TBC

咔酱的信息素是非常强势的辛辣味

关于abo的私设可能还有很多_(:з)∠)_

eg:假定B本身没有信息素但是可以感受到A和O 的信息素

 


【轰爆】爆豪胜己改变发型的一天

又名 当职业英雄不打敌人时他们在做什么 ×

 

之前抽到的给轰爆的三个关键词

“分手”“改变发型”“地铁”

感觉很适合轰爆所以写一写(然而并没有分手√

 

已成为职业英雄且轰爆交往前提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平哥

 

 

 

1、

早上八点半,爆豪所在的事务所陆陆续续的有人到了。

 

虽然职业英雄忙起来天昏地暗不分昼夜,但事务所也是朝九晚五的上班制度,在管辖的区域没有情况时大家都按着普通上班族的时间打卡上下班。

 

今早到事务所的各位职业英雄们也是如往常一样和同僚们打招呼,但每个人都有意无意的略过了爆豪——不仅不打招呼,甚至每个经过爆豪身边得人都忍不住要笑一下。

 

事情的原委还要追溯到昨天被爆豪逮捕的敌人。

 

昨天爆豪在街区巡逻时正巧碰上了一个利用个性抢劫的敌人,最后爆豪当然是顺利逮捕了敌人,但在逮捕过程中爆豪不小心中了他的个性——那是个拥有能喷出胶状黏着物个性的敌人。

 

被喷了一身的爆豪在将敌人交给警方后就迅速遁回了事务所。皮肤上沾到黏着物尚且还能冲干净,衣服上的虽然洗不干净了,但大不了就换一身。唯一的问题就是头发……爆豪磨了一个多小时,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把头发上那些恶心的黏着物完全弄干净。更过分的是这个胶状黏着物在几个小时之后竟然变成了固体,顶在头上又重又难受。

 

但是按照惯例,爆豪今天得留下来处理这起抢劫案的后续工作不能回家,向来敬业的爆豪办不到撇下工作处理无关紧要的私事,最后还是狠心一咬牙,准备自己把头发给剪了。

 

爆豪看起来是个大大咧咧的火爆性子,其实内里吹毛求疵又细腻,第一次自己给自己剪头发也要精益求精。结果头发表面的大部分地方都被变成固体的黏着物占领了,爆豪只能从切近发根的地方下手,但是第一次又是给自己剪头发难免手生,这儿没平那里不齐,最后硬是剪成了板寸头才给了自己个及格分。

 

但是板寸……爆豪对着镜子里自己的新发型自我催眠了十秒钟,才有勇气出去面对这个世界。

 

但是事实证明这个世界有时候确实不太友好。

 

“伊藤君早上好。”

 

“早上好啊!”

 

“爆……噗……”又一个看到爆豪新发型没忍住笑的同僚,捂着嘴从爆豪身边匆匆遛走。

 

“第十一个了第十一个了!”离爆豪挺远的角落里有几个人在窃窃私语。

 

“爆豪竟然还不爆炸?” 

 

“你猜他能忍到第几个!”

 

“我看绝对不超过十五个,你看爆豪现在的表情,我感觉下一个就要爆,不知道谁会正好撞枪口上!”

 

其实爆豪自己也在郁闷,剪的时候只求剪的好一点,没注意剪成了什么样。剪完之后才发现这个发型套在自己头上,也不是说难看,就是非常非常的违和。毕竟是顶了十几年的发型突然换了,自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甚至让爆豪想起了还在雄英时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但是自己剪的头发怨不着别人,无论如何也得接受,爆豪只好黑着脸继续面对现实。毕竟发型如何并不是决定谁能成为NO.1的英雄的因素。

 

嗡——嗡——

 

是手机振动的声音,爆豪低头一看是轰给他打来的电话:

 

“喂,爆豪,忙完了吗?”

 

“刚处理完,干嘛?”

 

“我怕你忙了一个晚上没吃早饭,本来想带了早饭给你送过去的,但是我事务所那里突然有点急事,正好半路碰到切岛要去你们事务所,我就托他给你带过去。”

 

轰和爆豪两人目前在不同的事务所,两边分属不同的区域,离得不算近,职业英雄又是个时常要加班加点的工作,昼夜被迫颠倒也是常事。两个人连晚上回家都不一定能正好见上面,第二天给通宵工作的男朋友送早餐也成了他们彼此之间才会有的习惯。

 

“……哦,好。”

 

轰像是听出了爆豪的情绪有点不对,往常这个时候爆豪一般都会说:“你事务所这么远还特地跑过来干嘛,我自己下楼买不就好了,搞那么麻烦!”虽然这样但语气总是会掩不住的有点高兴,今天却听上去没什么精神。

 

轰也没多想:“爆豪你是不是忙了一晚上没休息?声音听上去没什么精神……今天要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家好好休息吧。”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个半边混蛋怎么跟我家老太婆一样啰嗦啊!赶紧去你的事务所吧!”爆豪干脆利落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爆豪怎么好像突然生气了?轰对着被挂断的电话想了会儿,最后还是没有回拨过去,反而加速超自己事务所所在的方向去了。

 

 

 

爆豪那里则是在刚挂断电话的下一秒就听到了切岛的声音:“爆豪呢!我替轰给你送早餐来了!”

 

“切岛你来了啊?”

 

“是切岛啊,爆豪在里面呢!”

 

切岛和爆豪所在的事务所离的很近,因为工作原因两个事务所还经常有往来,两边的人也已经是相当熟悉了。

 

反观爆豪现在其实非常不想见到切岛,毕竟如果是切岛的话……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不其然,切岛刚看到爆豪的新发型就全然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爆豪你的爆炸头呢是谁把你的宝贝发型剪成了板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简直想为理发师喝彩——”

 

“我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理发师太有想法了不过剪成这样他真的没被你炸飞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间或有的地方笑得喘不上气来,还会突兀的冒出两声猪叫一样的声音。

 

这下,事务所里其他一直在憋笑的同僚们见切岛笑成这样,终于忍不住一起爆笑起来,一时间整个事务所都被狂笑声淹没。

 

当然这其中肯定不会包括爆豪自己,非但如此,爆豪的脸还越来越黑,但是只顾着傻乐的切岛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还在念叨:“这发型比你职场体验……”

 

切岛一句话还没说完,爆豪便噌的站起来:“去死吧你个混蛋!”

 

爆豪两手托着小爆炸就冲切岛砸去。

 

切岛锐儿郎这会才发现形势不对,见爆豪暴走,两团小爆炸毫不留情的冲自己砸来,赶紧硬化全身免得被爆豪炸出两个窟窿来——学生时代暴力的友情已经让他对这种攻击产生了极速的反应能力。

 

嘭­——

 

即使切岛已经硬化全身,即使爆豪已经控制了爆炸的力度,但最后还是出事了。

 

不过出事的既不是切岛也不是爆豪,更不是周边围观的一群人,而是轰托切岛带来的早餐。整个保温桶都被炸的四分五裂,里面的早餐更是尸骨无存。

 

笑声在一瞬间就止住了,事务所的众人都不止一次见过轰提着这个保温桶给通宵工作的爆豪送早饭,也不止一次听到爆豪虽然骂骂咧咧嫌轰事多,但吃完轰送来的早餐会一整天都心情很好。

 

这些的事切岛当然也知道,他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爆豪……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故意没护住轰给你的早餐的……你听我解释啊!”

 

“混蛋,你去跟阎王解释吧!”

 

爆豪一把抓住切岛就把他从窗户扔了出去,然而事务所仅在2楼,且对于有硬化个性的切岛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甚至切岛还能在落地后吼出一句:“你个见色忘义的混蛋!”

 

爆豪干净利落的把窗关上,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围观群众在爆豪关窗的瞬间纷纷散去,拿拖把的拿拖把,拿抹布的拿抹布,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仿佛只是准备给事务所进行个大扫除。

 

“嘁……”爆豪也没理这群人,只是去了趟洗手间想处理一下身上溅到的早餐。

 

 

 

但最后到午休时间的时候爆豪还是请了假回家。

 

早上被炸飞的早餐有不少溅到了自己身上,用清水完全洗不掉。而这已经是爆豪留在事务所备用的最后一套衣服了,有点洁癖的爆豪实在受不衣服上的污渍和周身若有似无弥漫着的奇怪味道,最后向boss请了午休的假准备回家换个衣服,boss却直接给他批了这一整天的假。

 

毕竟职业英雄总也是需要休息的。

    

 

 

爆豪一路磨回家,打开门就听到厨房的方向传来一些动静,低头一看轰外出常穿的鞋被脱在门口,估计是人回来了。

 

“轰,你回来了?”

 

厨房的方向探出半个脑袋,果然是轰。

 

“爆豪,你怎么回来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不是事务所有急事吗?”爆豪一边脱鞋一边和轰对话。

 

“事情处理完了我就回来了……爆豪?”

 

一会儿的功夫爆豪已经走到了轰身后,看着正围着围裙掌锅炒菜的轰,一脸惊讶道:“你在干嘛?”

 

“嗯……我以为我这是很明显的正在做午饭。”

 

“废话,你当我瞎啊!我是问你干嘛突然回来做午饭,你中午不是一般都不回家的吗?”

 

轰两眼一眨不眨直盯着爆豪看了一会:“早上和你打电话的时候听你没什么精神,我以为是因为今天我不能自己去给你送早饭你不开心了。”

 

“谁会因为这种原因就生气啊!你这个混蛋!”爆豪嘴角抽了抽。

 

“嗯,现在看来确实不是这样,本来我还想做了午饭给你送过去,没想到你回来了……”

 

“算了算了,”爆豪摆摆手,“既然你都做了那我就直接吃了,还省得你特地跑一趟。”

 

轰和爆豪在一起的时间里也向爆豪学习了厨艺,但是爆豪经常以嫌弃轰碍手碍脚为原因从没让轰掌过勺,最多也就是打打下手,说起来这也是爆豪第一次见轰有模有样系着围裙做饭的样子。

 

“对了。”

 

爆豪刚准备离开厨房就被轰叫住了:“干嘛?”’

 

“爆豪为什么突然回来还没和我说。”

 

“呃……”爆豪清了下嗓子,“你的早饭我不小心打翻了,回来换身衣服。”

 

轰用余光看了看爆豪衣服上的污渍,明明怎么看都不是“不小心打翻”应该有的痕迹吧?到更像是早餐被炸的四溅才会有的。轰又对着爆豪的头顶看了一会儿,好像这时候才发现爆豪的发型有什么问题:“那爆豪,你的头发……”

 

爆豪的理智差点清空,怒气噌噌往上冒:“……你再说一个试试!”爆豪差点忘了这一茬,结果被轰一说又想起来了,手里迅速捏起一个爆炸,用和善的眼神笑看着轰。

 

“不……我只是想说这个发型挺干净利落的,很适合爆豪。”

 

“哈?很适合?你在睁眼说什么瞎话!小心我炸飞你!”

 

“爆豪什么样我都喜欢啊。”

 

“你……你……”

 

爆豪被轰这一记直球弄得有点晕头转向,冒起的怒气还没开始燃烧就灭了,连刚刚想说的话是什么都忘记了,只能胡言乱语搪塞了一句:“嘁,姑且相信你好了!”说完红着脸就走出了厨房。

 

轰弄不清为什么爆豪又突然变脸,只好跟在爆豪身后把最后一个菜搬上餐桌,转身走去叫正坐在客厅发呆的爆豪:“爆豪?吃饭了”

 

“嗯……”

 

“其是爆豪你现在这样让我想起了我们还在雄英的时候去职场体验,潮爆牛王给你做的发型,那个时候……”

 

所以就叫你闭嘴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你!”爆豪一把抓过轰摔在沙发上,骑在轰身上用爆炸和嗓门大声威胁他。

 

“胜己你先冷静一下,把家具弄坏了就不好了。如果我说错了什么我道歉,呃……你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吗?”

 

爆豪低下头逼近轰,恶狠狠说道:“不许再提老子的黑历史!再提分手我跟你说!”

 

“爆豪,‘分手’两个字不能乱说的,”轰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危险,但爆豪手里那两团小爆炸的光也挺危险的:“况且爆豪觉得那是黑历史吗?我个人觉得那个发型也挺可爱的。”

 

“闭嘴!哪个男人会喜欢被人夸可爱啊!”

 

“好吧,既然爆豪不喜欢那我以后都不说了。”轰用手轻轻握住了爆豪的手腕。

 

“你这个半身混蛋……”爆豪总觉得对着轰自己的火气永远只能发一半,剩下一半还没发就被噎回去了。

 

“爆豪你要是觉得还不解气,就把我的头发也剪了吧?”

 

“哈?”爆豪终于从轰身上离开,“你又开始说什么鬼话?”

 

“爆豪是在不满意自己现在的发型吧?虽然不知道一天没见爆豪你是什么时候去换的新发型,但是如果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发型,你大概就不会这么不开心了吧?”

 

“屁,什么歪理!”

 

爆豪一边觉得轰讲歪理讲得头头是道,一边又想了下给自己剪头发时突然发现的几个剪头技巧,竟然觉得有点手痒想要再试试剪头的乐趣混个手熟,于是他把轰拉起来:“是你自己说的啊!”说着,爆豪就把轰推到了镜子前让他坐好。

 

“事先说好,剪成什么样我可不管!”

 

“没事,爆豪你剪的开心就好。”

 

 

 

半个小时后,爆豪拍着轰的肩:“看看看看,怎么样!”

 

轰盯着镜子里自己跟爆豪的同款板寸沉默良久,来来回回看了好几眼,最后还是没忍住对爆豪说道:

 

“爆豪,要不我们下午还是去找有生发个性的英雄那儿把头发长回来吧。”

 

 

 

第二天,疑似英雄焦冻和爆心地一起乘坐地铁的板寸合照就成了各大报纸杂志的头版头条——

 

“今年英雄间最流行的发型——板寸???”

 

 


—Fin—


※轰叫咔酱“爆豪”是因为,在一起后轰试着叫过咔酱“胜己”,但是咔酱说听着觉得怪怪的,从此以后轰都叫咔酱“爆豪”,只有在咔酱生气的时候才叫他“胜己”(不知道为什么咔酱一听轰叫自己“胜己”火气就会消一半呢

 

※地铁那段写完感觉怪怪的不太搭调就删了_(:з」∠)_


 之前剪的轰爆,后知后觉来lof走个链接⊂(˃̶͈̀ε ˂̶͈́ ⊂ )

希望全宇宙都能来一起吸轰吸咔!!!轰爆好轰爆妙,谁嗑谁知道![拇指]



一个“小情侣冷战怎么办?打一架就好了!”的故事×


其实是轰因不明原因惹怒了咔,打了一架之后开始反思自己最后上门道歉ヘ(・_|

……一开始想剪不良咔挑衅不良轰,是两个不良的故事,结果剪着剪着就改主意了(你

BGM《狂乱 HEY KIDS!!》
野良神op Ծ ̮ Ծ 


暗搓搓改个图ᕙ(⇀‸↼‵‵)ᕗ


借物赛跑的题目是 ゆうくん ——
泉:ゆうくん!抱起我的ゆうくん就是一个马拉松冲刺!
真:泉前辈请不要擅自修改题目!真是的,这样是违反比赛规则的啊(°ー°〃)!